彼岸花落

【薛晓分析】星尘落海洋

沈秋白:

*以下一切仅代表个人观点,意见不同正常,文明评论,欢迎提出来互相交流探讨。




星尘落海洋




提及薛晓,当然先从薛洋说起。


薛洋自小流浪长大,混迹于市井众人中,他没有仙门世家的教导、亦没有隐居名师的提点,他所有的世界观、价值观包括武功都是东拼西凑起来的。所以他纵然天资卓越,真要一对一决斗时,他敌不过忘机、亦敌不过宋岚。


而这样一个在市井长大的人,能学到什么像样的三观呢?大家在茶馆喜欢谈论的东西可能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吗?不存在的。


人们喜欢猎奇,喜欢刺激,喜欢八卦。在市井混迹的人大多是平民百姓,思想境界能高到哪去?


他们谈论的也许是张三的灭门案、也许是李四的强奸案、也许是王五偷了他们家几颗白菜,但绝不会是我家孩子给隔壁小孩让了个梨——甚至于这种事情市井之人会觉得他傻。




薛洋在这样的情境下长大,他可以学到偷东西会被人打——那么他聪明点下次不要被人抓到就好了;他可能会觉得杀人灭门很厉害——市井之人谈论时既恐惧又兴奋,好事之人可能还会觉得来劲,他还会学到很多根本不正确的东西。


而薛洋本身又极聪明,他能很快学会惩罚的规则,也可以针对规则来进行有利于自己的应对——就是钻空子,让自己不被发现;或者变强,让别人没办法惩罚他。


所谓江湖并不只是快意恩仇,那之中还有更多的不讲理和武力为尊,薛洋武功还不错,面对普通人他大可以不讲理,面对仙门世家的人,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阴。甚至于因为他的聪明才智,世家的人背地里还要仰仗他几分。




他太聪明了。




他不会想这些规则是干什么用的,为什么要这么制定规则,因为没有人教他,他也不想知道。他甚而可能觉得遵守规则的世人实在无趣无聊又愚蠢,怎么能跟他比拟。


记得之前看到过,我们这个社会之所以能够组织起来,是因为你的脑子里面有很多“框架”,道德框架、伦理框架。而有那么一群人,他们是游离于框架外的,对于框架冷眼旁观,平日里不介意假装自己在框架内,但其实这些框架从来都限制不了他。他做坏事时也就不会被道德谴责、良心谴责。


也就是说,在我们看来理所当然的礼义廉耻信诚——薛洋根本就不明白,他也不想明白——他现在这样活的好好的,出去吃不了亏,大家都怕他,比起那些讲道德讲道理的人来说,他能占到更多的好处。




而他觉得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自私自利完全是可以理解的,饭都吃不饱的时候,还讲什么谦恭礼让,恐怕根本就活不过十岁,拿来的东西完全都给别人拿走了。


所以他觉得一家人命也敌不过自己的一根手指,因为人命是“别人”的,而手指是“自己”的。况且薛洋这人对待人命其实缺乏所谓尊重,在他的眼中,可能人命之于他就像钱财之于蓝忘机——都是身外之物。


人生来会惧怕死亡,但不会生来就有对生命的敬重,而这些东西有人教他吗?没有。


薛洋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则灭人满门,可能是他怕只杀一个后面麻烦更多、也可能是他本身性恶、亦可能是他觉得这样很酷很帅——是以这是他的狠,也是他的价值观。




薛洋胜于聪明,也败于聪明,他以为自己能够超脱世俗,殊不知这套世俗是将这个社会组织起来的最有效的方法。古往今来多少哲人潜心探讨,最后的结论不仍是道德道德。


他不在意他人眼光,不惧众人指指点点,觉得自己不讲道德只讲利害好坏便是赢,可惜他没能弄懂这个社会的根本法则。


偷鸡摸狗的恶和杀人放火的恶是不同的,而在他的心中可能前后者只有心情好坏的区别。但做大坏事者几个有好下场?有几个能将一时之威逞到寿终正寝?




他说他不惧。


他说他不信命。


他说他的一切都是靠自己拼出来的。




这便是薛洋的“恶”。




同样的处境,同样是拼,有人在泥泞地里摸爬滚打几年十几年几十年,心心念念的却都是别人的好,总希望自己有朝一日出人头地来回报那些好人。薛洋长相讨喜,性格圆滑,聪明嘴甜,他会没接受过别人的好意吗?不可能的。


可惜这世间对他的好他没能记住多少,最终刻下的全是恶还有所谓的适者生存法则。薛洋甚至会觉得,那些好意都是他通过嘴甜、通过讨好可以讨来的,这是一种交换,而不是别人的好心。


他做人讲究,对他好的人他礼让三分,但这三分掺杂太多的时候就难说了。




比如晓星尘。




晓星尘在抱山散人的教诲下长大,教养不必说、修为也不必提,明月清风惊世人,霜华一剑动天下。他站在那,端的是铮铮傲骨,谈的是儒籍墨香。


他有多强,就有多善良。他本人有一颗柔软的心,所以他学业有成时,告别恩师下山,企图尽单薄之力济世。他君子端方,与人相交淡如水,故救人不问出处,相处时不问真名。


晓星尘是善,不是傻,能将修为修至他那个境界怎会是傻子?悟性必然是出类拔萃的。他会想不到自己眼盲、随手救的人未必是好人吗?想得到的,但他依然这么做,因为他觉得值得。


在他的心中,做好事不求回报,他觉得本应如此。他试图济世,发现是自己天真时,仍旧未曾摒弃最初的信仰,想在民间为民除害,尽自己的一份力。


乃至后来没了双眼,全然是好心却被世人践踏,依旧未放弃最初的信念,他不怪好友、不怪扭曲的世家法则,只是一路行走,能做多少善事做多少,未曾有半分恶念。




晓星尘是纯天然的不含杂质的善良。


薛洋是纯天然的不含单纯善的随心




薛洋初次发现自己被晓星尘救时,除了利用晓星尘救命,他会想什么?


他从未接受过系统教育,又见识过太多人性丑恶,他留在晓星尘身边,肯定是觉得有趣:


看看,这人当初多么风光,还不是落得这般境地,所谓的善良毫无用处;他也想看看晓星尘到底是真善还是伪善。


以及——在黑暗中摸爬滚打的人,碰到一点点光亮,即使这光亮灼手,他也是要紧紧握住的。


晓星尘捡到他时,他重伤昏迷,没有任何办法讨好晓星尘,也不能运用自己的嘴甜、圆滑,所以在这一次,这不再是“交换”,是单纯的“被救”。这一份单纯的不含任何杂质的好意薛洋觉得稀奇,也啼笑皆非——实在是救他的人太过戏剧化。


这份单纯的好意薛洋是有所感知的,他可能在这之前从未这么清晰的感触到。


于是他留下来了。




而在薛洋完全长歪了这么多年之后,终于有人能够耐心的教教他了,不是打骂,不是冷嘲热讽,是晓星尘纯天然热心肠的细细叮嘱。


薛洋可以装的活泼天真顽皮像孩童一般,但言辞中想必还是会透露些不怎么好的价值观,而盲眼的道长听到想必会纠正他。比如薛洋说刚刚那人欺你眼盲我们将他打一顿不就好了,道长可能会笑说人与人都不容易,让他知错即可。


薛洋可能在晓星尘身边第一次接触到什么是善、什么是规则,也是第一次有人愿意教他,而不是用拳打脚踢、恶言相向让他心生怨愤。


当然一个人的三观是很难改变的,薛洋听了晓星尘的话也未必能有多大改善,也不一定认可,指不定还会在心里嘲笑道长天真,他甚至还诱导晓星尘双手沾上了鲜血,在心里拼命嘲讽,面上却不敢透露半分。


可薛洋那样的人,他要真恨谁,何必这么大费周章,“杀”对于薛洋来说,就是最重的刑罚。


而相处的时间越长,他越发现了二人之间的差距,但这个时候薛洋已经离不开晓星尘了。




薛洋向往光明,自己又连灵魂都是黑的,所以他想让晓星尘跟自己一起堕入黑暗,这样一来他们就不再是云泥之别,而是一起坠入无尽的深渊。


可能最初他的确是想去欣赏得知真相时晓星尘的表情,不过这样一个骗局,一装就是几年。


他会想道长你口口声声向善,最后还不是违背了你自己,薛洋在晓星尘身边自惭形秽,又拼命的想离他更近一点,便设了一个这样的局。


可这样一说即破的局有什么必要装几年呢?他会不会也曾经后悔过,想就这样骗道长一辈子呢?


如果宋岚一直没有找来,会不会他就这样和晓星尘过下去了?而晓星尘永远不会知道自己曾经做过什么,他的身边还有一个装的像小机灵鬼的顽皮少年,也不必孤单。




其实薛洋实在是可怜又可恨的人物,他接收的善意太少,晓星尘不过是每日的一颗糖、平日相处的温言善待,就能够让他心甘情愿的待在他身边,一同去共度生活中的柴米油盐。


阿箐从小也是混迹于市井当中,最是会察言观色,她都没能在几年的日常琐碎中察觉薛洋的不对,可见薛洋后来待在道长身边是真的开心了、真的曾经试图走下去。




然而谎言终究是谎言,外表再瑰丽,内里也污浊不堪,晓星尘得知真相时濒临崩溃说他恶心,而很显然薛洋是在听到这个评价之后才被激怒,最终说出了让晓星尘自刎的真相。


薛洋从小到大被骂的还少吗?他一直行恶从未做过好事,可能也就是待在晓星尘身边那几年才安分了些,自然是受到过无数恶劣评价,而他都一笑而过,不开心的报复回去就是了。


可能也正是因为他曾经实心实意的待晓星尘好过,他无法容忍晓星尘说他“恶心”,代表着他是将晓星尘放在心尖上的,只有对待最看重的人,对方的一言一行才能轻易的刺伤他,他才会被激怒。




“谁都可以说我恶心,唯独你不行。”




当时他跟晓星尘明明是马上就要打起来的状态,他却非要告知晓星尘自己为何要灭门常家,这其实是他在解释、在寻求一种认同,他想要晓星尘像往日原谅他很多小错误小恶作剧一样笑着对他说“无妨”——但是加上白雪观的事情他是根本不可能被晓星尘认同的,所以他理所当然的被厌恶了。


而这正是薛洋所恐惧的,他被晓星尘否定、失去了待在他身边的资格,于是只能将自己布下的网告诉他,他其实是想表达我们早就已经一样了、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不好、我们明明是一样的……


他让晓星尘作恶,是他所能办到的缩小两人差距的方式。他也知道晓星尘的灵魂高洁如天上月,他无法摘月,只好让月亮染上污渍,再也升不起来。




可薛洋并没能料到“善”在晓星尘的心中是支柱一般的存在,他活了这么多年从来不知道一个人心目中会把这种东西当做信仰。晓星尘活了多年一直是善作为信仰和支撑,一朝一夕的崩塌让他直接决绝的离世,连魂魄都不留。


就这样,极致的恶和极致的善交织在一起,最后黑没能渲染白,白也没能全然净化黑,两人终得一个鱼死网破的结局。




纵观薛洋前半生,自由潇洒,他生来才智出众,哪怕仙门世家口头不齿,他作为暗地里的门客自有一番翻云覆雨的天地,可他自己将自己囚在了名为晓星尘的牢笼中,甚至于失去之后不知道该向谁讨回。


他盲目,惩罚了常家人;他乞求,去请魏无羡的帮助。魏无羡说最该杀的是他自己,他难道不知道吗?他向来是有一说一的个性,绝不屑于为自己开脱的。


但是,倘若他死了,那谁又来替他复活道长呢?只要有这一个理由,本来就难以放开的手,是绝不愿意再放弃的。


薛洋这种人,不可能信来生,他肯定也被骂过不少次不得好死,所以他不信命,只信他自己。他觉得只要他活着,就还能争一争,哪怕希望渺茫。




薛洋的后半生只为晓星尘而活,道长真的没能改变他吗?不是的。


他这种个性,如果没碰到晓星尘,恐怕手上就不只是常家和宋岚的灭门了,还会有更多。他甚至默许了阿箐赶走活人进入义城,把自己囚在那一方白雾缭绕的鬼城中。道长与他相处几年,潜移默化,其实可能他已经知道些许善恶了。


可惜为时已晚。


再念及薛洋紧紧握着晓星尘给他的最后一颗糖、整日整日挂着锁灵囊,甚而将霜华视若珍宝,蓝忘机拿走时他的震怒——他对晓星尘,真真切切的是爱到骨子里了。




而我之所以喜欢薛晓,可能就是喜欢薛洋这样明知道两人之间千差万别,仍旧不顾一切像飞蛾扑火般的扑向一点点光明的孤注一掷;喜欢晓星尘渡人渡己,最终渡了恶的善心吧。




再从晓星尘的角度看,他对薛洋绝对是没有爱情的,但几年来陪在他身边的修士不同。


当时他已然对世家有些心灰意冷,只想随处行善,阿箐也提到过晓星尘并不怎么在一处定所停留,可薛洋绊住了他的脚步,让他在义城一住就是几年。


他为什么会停留?薛洋的伤顶多几个月就好了,他如果想继续游历,为何不接着边走边行善呢?想必是薛洋——平日里嘴贫,经常能发明有趣的小游戏,有很多乱七八糟的小点子,到他身边之后重新给了他“家人”的感觉、也让他有些冷的心重新温暖起来。


阿箐也提到过,她觉得薛洋其实不坏,而且他来了之后道长开心了很多。


所以他开始将义城当作“家”,因为这里有薛洋,他的身边有了更多的阳光和生气,他喜欢薛洋待在身边的感觉,喜欢薛洋跟他闹腾,喜欢薛洋向他讨糖吃。




当时阿箐告诉他身边的修士就是薛洋的时候,他为什么那么难以接受?阿箐先是说听到有人喊了薛洋的名字要杀薛洋、又说薛洋的声音是装的只有九根手指,这明明已经是铁证了,晓星尘还是不敢置信说如果是这样他为什么要待在我身边好几年?


在晓星尘反反复复的不敢确信中、在晓星尘不由自主的眼眶渗血中,除了对薛洋是身边人的震惊——想必也有深深的难过吧。


晓星尘不可能相信薛洋愿意目的单纯的留在自己身边,而他已经将一颗真心都给了他,他不敢置信,因为这几年的生活其实已经很好了,是他想要的样子,他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家——怎么一夕之间,那个人就成为了薛洋?


所以道长对于薛洋一定是有情的,只不过可能不及薛洋那么深罢了。




最后再说思想高度的问题。


两人其实并不是全然不同的,薛洋放荡不羁,他的很多理论是不同于世间传统的价值观的,没有人认可他,他依然我行我素,并不为世人观点所扰;


晓星尘普度众生,他与仙门世家所秉承的信念亦不尽相同,亦不融于世人,可他阅尽千帆,历尽苦难,依旧维持本心,一路向善,未曾被世人的多变人心所困。他的确被扰,但这份苦恼也没能阻挡他的脚步。


两者都有坦然面对世人的勇气,将大多数世人所重视的东西视为身外之物,哪怕这是在对立的方向,也的确是两种不大相同的“出世”。




我想如果当年薛洋早一点碰到道长的话,两人想必也会非常合拍,可能薛洋有时候会冒出狠毒的想法,都被晓星尘拍回去了。而晓星尘平生乏味寂寥,薛洋总能想出来很多鬼点子带给他不一样的快乐。


那样想想也很好。




虽说结局不一定是大团圆才算美满,但薛晓之间是在太不美满了,我每每想起来都万分遗憾。


可这份遗憾,也是他们的一部分魅力所在吧。




薛晓之间无疑是一场悲剧,悲剧的开头,喜剧的过程,悲剧的结尾。


可正是过程的这份欢乐让人念念不忘。


他们二人,一人桀骜不驯,不服于世人所认可的常理道德,心思深沉如海洋,偶尔又单纯若孩童;一人淡雅出尘,在污浊的世间游走了几遭初心不改,宛若天上星,黑暗布满天幕,星星仍旧闪烁着自己的光。


一个契机,星星被卷入了深海的浪。




从此星星坠入尘网。


深海涛声渐亡。




——END——




很高兴你能看到这里,啰嗦的写了五千字我都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这里阿白,微博Mini沈秋白ve,欢迎关注。

摘纪录:

当你有了观点的时候,你就有了敌人,你懂的越多,懂你的人必将越少。不要和不懂你的人辩论,因为智商差是这世上最难弥补的距离,一个远不如你的人,和你的价值观相差甚远,是永远也不可能理解你的好。反而你的优点,会成为他眼中的缺点,这就是人性。
——仲皓

s神木木木:

祭幻致羽:

分享狩觞/落樱风/小小江湖工作室/竹庭/赭柚奶的单曲《长风入怀——《魔道祖师》薛晓同人歌》: http://music.163.com/song/1306556210/?userid=1402027004 (来自@网易云音乐)

超级好听,我爆哭,大家吃我安利
这么好听的歌没理由不火

三尊相关

高考模拟仿真卷:

薄荷bohe:



关于 @Amy 《江澄和三尊的交友》的回复




第一,蓝曦臣对金光瑶事业的帮助。




我觉得,蓝曦臣能成为金光瑶的白月光,不遗余力地向他展示自己最好的一面,除了因为蓝曦臣给了他平等和尊重,还是他事业上最重要的推手。




某种程度上,是蓝曦臣成就了仙督金光瑶。




蓝曦臣之于金光瑶,就像是金光瑶之于苏涉,魏无羡之于温宁,是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感情




这就要谈及金光瑶最初是怎么站稳脚跟的。




他凭借背叛温若寒起家,结束了射日之征,立下了第一功。温若寒的确是公敌,死的大快人心,但这并不影响百家可能对金光瑶人品的评价:叛主求荣。




这个时候,聂、蓝拉着金光瑶结拜为三尊,主要是为了提携金光瑶,用自己的身份、名誉为金光瑶的人品做保证,让公众认可他的人品。




这其中,聂明玦有被挟恩图报的意思,是蓝曦臣为金光瑶说了话,一力促成三尊结拜。可以说,金光瑶能够凭借射日之征的功劳,在金家取得一席之地,混的如鱼得水,是蓝曦臣为他铺的路。




接下来是仙督之争。聂明玦、金光善相继死亡,剩下的人中,成为仙督在百家呼声最高的应该是泽芜君,但是蓝曦臣并没有去争这个修真界最高的位置,而是支持了金光瑶。这份宽厚和胸襟放在一个等级森严的社会中来看是十分难得的。他也不是没听过别人的谗言,关于金光瑶的各种谣言,但他坚定地表态:“他不是这样的人。”




泽芜君对金光瑶的支持,是金光瑶在仙督之路上走得顺利的最大助力。当然,我想,也是蓝曦臣这份坚定的信任,才使得聂怀桑布局时选择了拿蓝家小辈开刀。聂怀桑设计让蓝曦臣捅金光瑶一剑,绝对是为了诛金光瑶的心,也是为了报复蓝曦臣的盲目信任。




第二,是谈下知恩报恩这个话题。




我一直认为,修仙界百家的底线没那么低,他们也没有那么愚蠢。




之所以原文看百家蠢得不可思议,是因为这是魏无羡本人视觉出发的。他智商上的顶尖,对世家利益之争的不敏感,都令他会觉得很多事情的发展莫名其妙。




这就像是权力的游戏的狼家夫人,她大概到死都没想明白自己怎么就被莫名其妙地被刺杀了呢?




如果这是从金光瑶的视角出发,他看到的世界是完全不同的。




有人曾说,如果温情温宁救的是聂家、蓝家的公子,他们两的结局绝不可能如此惨烈。




其实原文里的对比是有的。




金光瑶就是聂明玦的救命恩人,蓝曦臣落难时的收留之人。




金光瑶的救命之恩是聂明玦宁愿自杀都不愿接受的,他的收留之情是蓝曦臣不愿二次提及的毕生之耻。




聂明玦、蓝曦臣用自己的名誉、身份和地位,拉了金光瑶一把,为他成为敛芳尊铺了路。聂明玦甚至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就是为了劝阻金光瑶不要放弃做人的底线。




他看上去对金光瑶很不留情面,但是比起江宗主,聂明玦已经很留情了。金光瑶在他眼里,做了很多挑战底线的事情,聂明玦都只是私下里教训他,而不是以赤峰尊的名义,公开宣称与金光瑶恩断义绝。




魏无羡,遭遇屠戮玄武留下来断后,是金子轩、蓝忘机的救命恩人。




蓝忘机在射日之征初期江家势单力孤时予以支援,正是蓝家对魏无羡救命之恩的回报。




而对于金子轩来说,这件事就像从没有发生过,也从未想过要回报一二。这也是我对金子轩这个人评价不高的原因。他对绵绵的维护,更像是对自己尊贵身份的自矜。他本人对魏无羡的态度,我倾向于与他堂弟金子勋是一致的,觉得他是家仆之子,身份上低他一等,断后救他是应该的。




魏无羡第二世能与忘机圆满,让百家放弃针对他,也是凭借的他对百家的救命之恩。




对蓝家小辈、世家子弟多次的相救不提,第二次围剿乱葬岗,他以身为饵,温家血尸灰飞烟灭,跟魏无羡没仇的人觉得尴尬,他们的表态是“算了吧”。真正跟他有仇的方梦辰觉得膈应得慌,到底也没继续刀剑相向。待有了金光瑶这个公敌出来转移话题,魏无羡立刻就成了“魏先生”。在观音庙后的修士们说闲话,提及温宁,也是用“凶尸”来称呼他。




这就是百家承了这份尴尬的救命之恩的表现。




甚至,魏无羡为聂明玦找全尸体,不顾自己臭名昭著也要指控金光瑶这个凶手,他的名声洗白也是聂怀桑给他的回报。




所以,我一直认为,魏无羡上辈子被迫和江晚吟、金子轩这种不明形势,不懂人心,不知道回报恩情的队友在利益上绑在了一条船上,是命运对他最大的残忍。




有金光瑶在,金子轩自身难保。他不了解自己与江厌离的联姻能得到最大的收益是什么,而是任由江晚吟将夷陵老祖逐出家族。江晚吟更是连虞夫人“打狗也要看主人”的精神都没领会,听信外人谗言,和魏无羡内讧,对江家自我阉割,百家乐见其成。




另外,各大家族家主的交友和形象问题在百家其实很受关注的。蓝曦臣是如何对待金光瑶的,江晚吟是如何对待魏无羡的,大家都是心中有数的。蓝曦臣在数次利益博弈中形象丝毫没有受损,江晚吟被孤立,只能想念唯一一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小伙伴,这不是很正常吗?




 






福西:

今天广播剧双璧醉酒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弟弟!!!你为何趴在桌上!!!家训有云,不了坐姿不端,你忘了吗忘机!!
!”
“这就是所谓的一叶障目吧!!!”
连带三个感叹号的热血青年蓝大!!!
“弟弟!!!不要消沉!!!”
蓝二:“想要笛子……”

s神木木木:

祭幻致羽:

分享狩觞/落樱风/小小江湖工作室/竹庭/赭柚奶的单曲《长风入怀——《魔道祖师》薛晓同人歌》: http://music.163.com/song/1306556210/?userid=1402027004 (来自@网易云音乐)

超级好听,我爆哭,大家吃我安利
这么好听的歌没理由不火

MinoruJoeling:

我好喜欢老祖羡
金子勋强逼蓝氏双璧喝酒。老祖羡拿过汪叽眼前的酒,一口喝了下去。
“我替他喝了行不行”
老祖我攻遍天下,但只为你(蓝二)而受[害羞]

我还是很喜欢你。

萧酒:

我还是很喜欢你,

就像恨枉此生,独你一真。

愿你安定余生,往昔去皆随风。

“独独没有想过要害你。”




我还是很喜欢你,

就像逃亡姑苏,得你相助。

愿你梦过兰陵,萧伴牡丹沉吟。

“我可以相信你吗。”




我还是很喜欢你,

就像糖融义庄,难以名状。

愿你再续清风,亦可并肩凌霜。

“清风终归不渡成美。”




我还是很喜欢你,

就像眼盲心明,唯不辨你。

愿你来世安康,再无断指之殇。

“还是未能再予你一糖。”




我还是很喜欢你,

就像伤酒同受,不悔无怨。

愿你携酒仗剑,琴引君之归路。

“十三年问灵候你一人,归否。”




我还是很喜欢你,

就像年少轻狂,白兔野花。

愿你世景含光,映我归途何方。

“便用余生偿你之十三载。”




我还是很喜欢你,

就像恨你入骨,局尽棋忤。

愿你永眠长辞,不复世间险辞。

“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关于我对薛洋的个人见解

清茗℃:

有很多人说薛洋染黑晓星尘,但是情商低觉得把晓星尘拉进地狱才能和自己在一起。




我觉得不对。




薛洋染黑晓星尘的时候根本还没喜欢上晓星尘。当他喜欢上晓星尘的时候,他再也没有让晓星尘杀过走尸,甚至连用小把戏骗晓星尘去买菜都不忍心了。




别的不说,薛洋这个人智商还是绰绰有余的,就凭他激宋道长那几句话,情商也是不差的。即使他不知道怎么爱一个人,也是知道怎么对一个人好的。




身份暴露后,他将实情告知晓星尘不过是因为愤怒,因为晓星尘骂他恶心。是一种“你说我恶心?!你比我更恶心”的反击。如果不是已经撕破脸皮,知道晓星尘已经不可能原谅他的话,这些话会永远烂在肚子里。好让他可以一直留在晓星尘身边。




所以他不是不会爱,而是爱的太迟了,在他为了晓星尘收手之前他已经做了无法饶恕的事情了。




薛洋此人不是一开始就是坏人,如果在清清白白的时候就喜欢上晓星尘,即使心怀恶念,也会为了晓星尘不去作恶的。




而这才是我最心疼他的地方,只需要一个关心他的人,他就不会变成坏人。可这个人却迟迟不出现。




永远不出现也罢了,大可以做一个一直无法无天的恶人,直到为人所杀。




偏偏在事情无法挽回的时候,阴差阳错的让他遇到,非要让他发觉有人陪伴是多么温暖后,再让他重新体会从前不放在眼里的那份孤独。




让他牵肠挂肚,让他搭上性命,让他终不能得。




我之前认为薛洋喜欢上晓星尘后,就不对晓星尘怀抱恶意了。而有个朋友说,如果不怀抱恶意,为什么要让晓星尘杀死宋岚呢?




然后我就又要扯淡了。




对薛洋来说宋岚是一定要死的,因为宋岚不死,薛洋的真正身份马上就要暴露了。




那么宋岚死在谁的手上,对薛洋来说,究竟有没有区别呢?




有!




薛洋武功比不上宋岚,不过两人相斗时确实是薛洋占上风,他可以亲手杀掉宋岚,却故意等到晓星尘来,让晓星尘亲手杀了他。




这可以看出薛洋他一定要晓星尘来动这个手。




薛洋肯定是知道这样做对晓星尘的意义,然而薛洋却并没打算告诉晓星尘这件事。




如果薛洋想要伤害晓星尘,就与薛洋隐瞒这件事相矛盾。




如果薛洋不想伤害晓星尘,又为什么在明知道会伤害晓星尘的情况下,要晓星尘来动手呢?




薛洋这个角色非常丰满,很多词汇都可以用来形容他,而读者们说起薛洋的时候,第一个会想起什么词呢?




垃圾?




对我来说,是“复仇”!




复仇一词几乎贯穿了薛洋这个角色整整一生。




常慈安也好,金麟台上的晓星尘也好,




他从来就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




被别人伤害了,不可能不报复的。




而薛洋认为宋道长亏欠了晓星尘……




为什么非要晓星尘呢?




无羡激怒薛洋时,说到常萍的死,曾经问过一句非常相似的话:




“为什么偏偏要用霜华剑?”




因为晓星尘“应该”复仇。




而他却只能假装不懂,晓星尘其实最“应该”报复的人,叫做“薛洋”。




首先薛洋肯定不是天生的施虐者,薛七岁还傻乎乎地不偷不抢单单乞讨,替人送信试图得到点心。结果这件事成为个转折点,让他发现暴力才是解决问题的有效手段,遵守规则屁用没有,费力不讨好。




最可怕的不是扭曲的世界观,是没人告诉他这是错的。随着薛洋长大他可能知道自己和别人想法差距极大,但他已经尝到了用暴力解决问题的甜头——办事变得简单高效。借尔之力,及我所愿,还管你们这些道具开不开心?




其次没人无条件的对他好,他也没理由对别人好。这样的人的日子一定很无聊,断指的自卑和一个人的封闭让他对社会充满不满。

——何不施虐?让常慈安那种渣滓得到报应,让没什么存在必要的旁人成为自己的工具,让自己在单调的日子里有点乐子。




同时我觉着这种掌控别人的感觉能给他一些安全感,让他从童年那种无能为力的阴影里脱离出来。




最后,

薛洋他就是个垃圾,但我喜欢他。



北鹿的巢:

我一腔热情奔向你一样,我走在路上,而路的尽头始终有你

(新买的笔刷,不小心用过分了,犹豫了半天还是发出来吧,毕竟我这存着没发的画太多了_(:3」∠❀)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