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落

云梦水千叠:

【忘羡】 重温魔道广播剧一二三季,被封面甜出一脸鼻血,截图奉上,吹爆广播剧,忘羡不拆不散(1)

sweet kiss:

他动人的从来不是鲜衣怒马的意气风发,而是淬了天井里凉凉月色的清朗疏远,好似天上弦月,上挑的月尾是他眉眼里的千秋霜雪,清明的月华是他周身谪仙似的名士气度。

如果不是那夜在屋檐上惊醒了一个梦,他的人生本该是雅正端庄,不染纤尘的。一身白衣的少年应该熟记家训,手持避尘,隐匿于大川大河,只给后人就一个逢乱必出的淡泊美名。可偏生是命运的红线撩拨,他遇到了那个潇洒快活的云梦来客,跳脱,逾矩,没有一点是该他喜欢的样子。可是他醉了,醉的梦里不知身是客,陶醉在天子笑的酒香里,沉迷于画卷中鬓边的一支海棠,深陷于屠戮玄武洞底的轻声哼唱,不爱折花,却爱那人扔来的那只芍药……家族权谋,人心难测,他迷失在不愿醒来的又一个梦里。

世人皆叹含光君问灵十三载,无人叹他隐藏在等待后的真心,无人叹他如水般缱绻细腻的护佑,倘若那人未窺得他的一片痴心,他怕是要再等待数个十三载,来守得一个回眸。好在那人也不是迟钝的朽木,好在兔子是两只,人影也是一双,
好在眼前人亦是心上人。
蓝湛,你这个人呀…

这个坑,不出去了😁😁😁

赈早见,琥珀主😱😱😱

柃灯暗雪:

电影看完来丢个人
我爱他们两个。
本来想画完系列的但是我懒了orz

乌索Yu:

#魔道祖师##忘羡# 

看到大家摸百凤山初吻吃粮吃得好开心,听完广播剧后还是没忍住!嗯?……为啥没亲在一起,因为画的大概是刚亲完的一瞬间~


还是想吐槽羡羡你的鼻子是摆设吗居然闻不到汪叽身上的檀香味[酸]叽心里多苦啊~ ​​​

小小作文:

给玫总 @玫糜 迟到的生贺=3=

征求了一下她的意见干脆画了婚服~

颜色糊得我要色盲了……_(:з」∠)_

————————————————————

广播剧让我特别难受,好想发刀互相伤害。

但还有好多糖没画完,叹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