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落

罗铮:

得闲看了古装耽美的片段,可惜妖不能“忧伤以终老”。
这么想一想人还是幸运的,至少可以死,寻个解脱。
一直对古装剧的情感有着莫名的好感,大约是古人老死不相见临别时也能风度翩翩的(虽然大多是假象。)
红衣可真是美。若有一日添置汉服,就“化鹤归”吧。
妩媚的,动人的。
红衣白袍,情尽可弃。

高中之前自己可配得上“文静清秀”,之后便往反方向走。
已经许久不着素净衣裳了。偶尔披一披觉得这镜中人不是自己。
这尘世哪里可抛得。不入这凡尘,也是红尘人,终归要入。
近墨者黑。万般不愿也终归是黑了。
清醒至死,不愿回头。
都说负心汉啊负心汉,其实也多的是薄情女。
以我看来,都好不到哪里去。

无人可爱,亦无人可恨,所以才致力将所有连根拔起。但我明了,爱恨终归是一场云烟罢了。

红再不济,也是红。

既然梦秋建议过了,那铮铮也该定个期限。
三年。三年过后再看,也许用不到这么久。
一切皆是虚妄啊,连同我。

评论

热度(4)

  1. 彼岸花落重山_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