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落

【忘羡| 眼前人】

枫林晚:

千山暮雪:



醉酒羡




一把甜甜蜜蜜的狗粮,结合上一篇“水中月”食用效果更佳




__________________








岁末将至,姑苏学堂一片躁动,挺过最终的大考,便再不用抄石训家规,回家浪荡去也。




然而他们实在是高兴得太早,今年的大考由蓝启仁亲自出题,并亲自坐镇督考,要过这一关,无异于渡一场天劫。




蓝老先生似乎早已打定主意不让任何一个手下的学生好过,除了常规的六艺及家训外,今年还新增了许多条目来考量他们的作风德行。老头子苦思冥想数日,又叫来蓝曦臣蓝忘机商议,生怕有所遗漏。




蓝老先生出了名的严苛,也是出了名的名师出高徒,此番如此折腾,无非一个目的——他的教学生涯中,绝不能再教出第二个魏婴来!




此时已临近傍晚时分,冬夜的天比平时黑得要早,云深不知处却是灯火通明。




蓝忘机默默翻看手里叔父所列出来的一长条大考条目,不知怎么,想到了曾经在藏书楼抄家规的日子,脑内突然闪过魏无羡在他身边不厌其烦骚扰的模样,眼底浮现出不易察觉的笑意。




正出神间,门外传来毕恭毕敬的敲门声,思追道:“学生打扰,魏前辈在山下出了点状况,说要见含光君……”




蓝忘机瞳孔微缩,猛然抬头看向蓝启仁。




蓝启仁头也不抬地哼了一声,本就刀削般刻板的脸上又仿佛结出一层霜来。




倒是蓝曦臣微风和煦地打圆场:“无碍,此处有我和叔父在,忘机你去吧。”




蓝忘机向叔父一鞠躬,便急匆匆出了门,见蓝思追神情淡定,心里才稍稍放松下来。




蓝忘机道:“何事?”




蓝思追一边在前方带路,一边解释道:“含光君不必担心,魏前辈没出事,只是……好像醉了。”




“醉了?”蓝忘机诧异。




“嗯,”思追继续道,“昨日我与金凌夜猎时带回一只狐妖,未料此妖狡诈,趁我不备溜出了乾坤袋,我们找寻不见,怕他化为人形继续害人,于是求助了魏前辈。魏前辈四处寻查,便道狐妖已经下了山。所幸我们在山下遇到一辆无人镖车,上面载了几坛子酒,那酒香隔老远便能闻见,我们到的时候狐妖已经喝醉,瘫倒在地现出原形,压镖的人应是被吓跑了。”




“我们收完狐妖之后,发现魏前辈已经喝空了几坛酒。那酒光闻着也挺醉人的,魏前辈一下子喝了那么多……”




蓝忘机无奈地摇了摇头,心道魏婴仗着自己海量便肆意贪杯,醉也不奇怪。




到了之后,蓝忘机一眼便见到坐在马车上正晃着腿的魏无羡,蓝景仪和金凌也在,但都远远地站在一边。




“含光君你可算是来了,魏前辈见谁搂谁,我们……我们招架不住了。”




“蓝湛!”魏无羡笑眯眯地向他招手,“蓝湛我喜欢你!”




景仪思追立刻撇过头装作没听见,金凌更是涨得脸上发红。




蓝忘机反而对于魏无羡长期这样不分时间场合的亲昵言语习惯了,镇定自若地走到他身边,魏无羡看着他,除了脸上有些泛红,眼神却清明,看不出醉意。




蓝忘机轻声问道:“真的醉了?”




魏无羡摇摇头,认真道:“没有,我在等你。”




然后两只胳膊便十分热情地围上来,肌肤相贴之处传来偏高的温度,鼻息间立时灌满浓烈的酒气。




蓝忘机失笑,他眼神一瞥,从魏无羡身后的酒桶底抽出一张字据,总算知道魏无羡为何会醉了。此酒是西域出了名的烈酒,这辆镖车目的地本是当地一户商贾。




他抬头无奈地看了魏无羡一眼,柔声道:“等我,一会儿就来。”




魏无羡呆呆地看着他,眨巴了两下眼睛,神情懵懂。




从未见过这个样子的魏无羡,蓝忘机一颗心顿时化作一滩水,软得不行,他忍不住又揉了揉魏无羡的头发,这才转身,言简意赅地吩咐任务:找到商人和镖局,告知事情经过,赔付酒钱,送回镖车。




思追景仪和金凌巴不得立刻遁走,于是片刻不留地开溜,各忙各事。




遣散完三个小辈,蓝忘机回头,果然见魏无羡咬着下嘴唇痴痴地看他,十分乖巧的模样。




蓝忘机将他搀扶下来,问道:“还能走吗?”




魏无羡点头,当真迈着步子往前稳稳地走了三步,然后回头看着他,笑意盈盈。夜风微凉,吹起魏无羡的额发,脸颊红若彤云,眼睛里盛了满天星光,亮晶晶的,让人移不开眼。




蓝忘机一瞬间怦然心动,心脏狂跳。他于是也翘起嘴角笑了起来,脚下快走几步,牵起魏无羡一只手,十指交握,拉着往前走。




魏无羡开心坏了,痴痴地偏头望向蓝忘机,眼里毫不掩饰地流露出恋慕和欢喜:“你,你真好看!”




蓝忘机耳朵尖微微发烫,看了他一眼,难得魏无羡喝醉,这么傻,怎能不欺负一下。




正这么想着,蓝忘机一时没忍住,俯身在他嘴角轻轻一吻,道:“你更好看。”




魏无羡僵在原地,舔了下唇,像是刚被奖励了美味糖果的小孩,意犹未尽道:“还要。”




蓝忘机心里一阵柔情蜜意,此刻呆头呆脑的魏无羡简直可爱得不行,直想把他一口吞掉才好。




蓝忘机柔声哄道:“回去再给。”




魏无羡似乎受到极大的鼓舞,一路上拉着蓝忘机的手甩啊甩,丝毫不觉幼稚,十分乐在其中。




蓝忘机随他折腾,心里忍不住想,果然是醉了,平时的魏婴,几时有过这样稚子般天真烂漫的神情。




他总是太聪明,无论处于何种绝境下,也绝对会找出办法解决问题,所以眼里总是傲气的。他背负太多,所以眼底总有一份常人难懂的凝重,他太懂得掩饰伤口,所以平时总笑得那么漫不经心。即使两人已成为道侣,一些往日的伤口,仍旧无法抚平,在某个回想的时刻隐隐作痛。




唯有此刻的魏无羡,才能这般全然放下芥蒂,回归到最纯粹的自己。








山脚下到云深不知处是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两人不紧不慢地走着,也不觉得费时,甚至认为这条路仿佛可以再远一点,最好可以一直走下去。




“蓝湛蓝湛,我们去哪里呀?”魏无羡拉了拉他的手问道。




蓝忘机转身,看到魏无羡大睁的眼睛里映出自己清晰的倒影,心里顿时充盈。




“我们回家。”




蓝忘机嗓音低沉,犹如古琴被轻轻撩拨琴弦,天生带着一股吸引力。魏无羡像是被蛊惑,怔了好一会儿,然而待他反应过来,却突然蹲在地上,毫无预兆地,哭了。




蓝忘机顿时兵荒马乱,不知哪里出了错,忙俯下身去,手背搭在魏无羡肩头安抚。可片刻之后,哭声反而越来越大,到最后肩膀也开始耸动起来,像是一个受了莫大委屈和欺负的孩童。




“魏婴,你怎么了?”蓝忘机抬起他的脸,眼泪还在不住往外淌,可怜兮兮的模样,心也跟着一抽疼。




魏无羡眼里蓄满了泪水,却固执地一瞬不瞬看着他,一边抽泣着道:“终于,我终于又有家了。”




蓝忘机一把将他抱在怀里,越揉越紧,直到两颗心紧紧相贴,能清晰感知到彼此的心跳。




“别怕,我一直在。”




前世的魏无羡活得太累,不仅因为他做了一件对的事却遭万人唾骂,更因为他前后经历了三次家破人亡。这些他自己虽一次也没提过,甚至有的往事还常常笑嘻嘻地拿出来开玩笑,但蓝忘机知道,魏无羡心里还是痛的。失去亲生父母之痛,失去江家亲人之痛,失去他拼尽全力庇护的温家人之痛,每一次都是灵魂割裂般的撕心裂肺,怎能完全毫无知觉?




只是这个人啊,总喜欢把自己的伤口包裹得太深,自己承受剧痛,连他也不让看到。




魏无羡渐渐恢复平静,眼泪干了以后眼睛有些干涩,蓝忘机轻轻吻了一下他的眼皮,准备拉起人继续走,魏无羡却抱着怎么也不肯撒手了。




蓝忘机无奈,只得将人背到背上,挑了人少的路绕回静室。




魏无羡收紧了搂着他的胳膊,在蓝忘机耳边轻声道:“蓝湛,你真好。”




温热的气息吹红了蓝忘机的耳朵,他微微偏头躲过:“别闹。”




到了静室门口,蓝忘机把人放下来,可门还未推开,魏无羡立刻又八爪鱼似的黏上来,从背后抱住蓝忘机,手臂紧紧勒在腰上,脸紧紧贴在背上,十足依赖的模样。




魏无羡又说了一遍:“蓝湛,你真的很好。”




蓝忘机轻声笑着摇了摇头,四肢百骸暖意洋洋,心里仿佛被盛满了蜜。




推门而入,魏无羡搂着蓝忘机不撒手,关门、掌灯,跟在后面亦步亦趋,深吸着蓝忘机身上幽幽的檀香,内心安定而满足。




蓝忘机轻轻掰开他的手,将人按坐到塌上,在他额头轻轻一吻,道:“别乱走,我去盛醒酒汤。”




魏无羡坚决摇头,拽着他不放。




蓝忘机:“乖,不喝会难受。”




魏无羡认真思考了片刻,终于乖巧地点头:“嗯!”




蓝忘机又忍不住想笑,身心愉悦地出了门,不一会儿便回来了。




喝完醒酒汤,又简单洗漱完,魏无羡倒是一直没有捣乱,安安静静地配合,只是眼睛一直盯着蓝忘机,仿佛眼前不是活人而是一座价值连城的金山,生怕下一刻金山就跑了。




直到蓝忘机为他解下发带和外衣,魏无羡还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眼神纯粹赤诚,带着最原始的依赖和眷恋。




蓝忘机于是问道:“看我做甚?”




魏无羡道:“蓝湛,你怎么这么好,我喜欢你。”




蓝忘机轻轻拢了拢他耳后的发丝,低声道:“你今天已经说了很多遍了。”




魏无羡直勾勾看着他,眸色乌黑而清澈:“可我觉得不够,你太好了,我怎么喜欢你都不够。”




醉了的魏婴不再耍嘴皮子功夫逗弄他,言语间是掏心掏肺的赤诚,整个人干净柔软得过分。蓝忘机不自觉被吸引,轻轻吻了上去。




万般深情的吻法,唇舌勾缠,辗转厮磨,当放开时,魏无羡眼底浮现出一层水光,映射着烛火跃动不已。




“蓝湛……”




魏无羡瞧着他,因为刚才的亲吻而小口喘着气,眼神湿润,带着某种渴望的神色。




求求了,老福特大佬别再屏蔽我了




魏无羡没再如往常般胡言乱语,只是一遍又一遍叫着蓝湛,一千遍一万遍,仿佛只是念着这个名字灵魂便能得到慰藉,而在如潮的快 /感中,呼喊这个名字只是一种本能……








翌日,魏无羡醒来时已是日上三竿,蓝忘机正坐在一旁看书。




魏无羡支起上半身,过剩的酒劲仍使他头有些闷闷地疼。




蓝忘机坐到一旁,握住他的手,轻声道:“醒了?感觉如何,可还难受?”




魏无羡摇了摇头示意无碍,难受归难受,他可没有那么娇弱。坐在床上回想了好一会儿,他总算回想起昨日发生的种种,顿时哀怨地看了蓝忘机一眼:“含光君!你竟然趁我喝醉对我这样那样!”




蓝忘机:“……”




心道,果然,以往那个魏婴又回来了……




魏无羡继续他的表演:“你要对我负责!”




蓝忘机抓过他的手,在唇边轻轻一吻,神色异常认真:“好,以身相许,负责一辈子。”




魏无羡本想臊一臊他,谁知蓝忘机竟摆出如此认真的神色接茬,反倒是自己被撩得心波荡漾。




昨夜种种细节一点点浮现出来,魏无羡记起自己反反复复的表明心迹,啰啰嗦嗦夸了好多次蓝湛,饶是他这样的厚脸皮也忍不住红了起来。




“蓝湛,我昨天是不是话太多了?”




“嗯。”




“夸了你好多次,还表白了好多次?”




“嗯。”




“那你也说给我听听呗~”




“说过了。”




“啊?什么时候?”




“很久以前,在心底说的。”




魏无羡顿时了然,是说上辈子,蓝忘机还对着他单相思的时候。




他突然想到,昨夜自己醉酒,有什么便说什么,畅快无比。但与之相反的,爱如果不说出口,其实也是一种痛苦的折磨吧。




魏无羡于是鬼使神差地问道:“蓝湛你当初,为什么不告诉我?”




“什么?”




“告诉我你喜欢我啊,你如果早点说,我可能就会更早知道自己的心意了,我这个人对感情的事很迟钝。”




蓝忘机想了想,低声道:“我……我怕你不喜欢。”




魏无羡一时顿住,心里隐隐刺痛,蓝忘机对他用情至深,却又将满腔心事好好地收藏起来,不敢打扰他的生活,如此尊重他的选择,这个人真是……




魏无羡急道:“我喜欢啊,我喜欢的!”




说完便扑上去一口咬上了蓝忘机的唇。




蓝忘机伸出胳膊圈住他以防止摔倒,很快便夺回了主动权。




他想,世界果然是公平的,过去他在心里对魏无羡有多少爱慕,如今魏无羡皆在他耳边一一说出来。两颗心毫无保留地相对应起来,同去同归,终于不再寂寥。




曾经水中月是天上月,但无妨,此刻眼前人是心上人。










评论

热度(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