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落

有玉為玦:

“与你话尽生死,酒尚温,


十年梦,未觉冷。”


          ——— 忘羡,忘羡


这是第二张,还会继续写。

歌听的我从一早坐车上就开始面条泪,但是不能说“我死了”,至少得写完了再死。


(第一张是最爱的“千帆过还天真”,上周五写的,翻相册很好找。)

评论

热度(5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