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落

《对西风》魔道祖师阅读体回顾体

梓瑶:

忙于被考试复习资料的我终于回来了,关于唬人小贴士多说一嘴,我文里的话,我实在是懒,就没有整理,小可爱们自行抱走就是了,小贴士里的案例都是我自己原创,都可以随意抱走,或者还想问虾米问题可以私信我。


第五十一章   恨不相逢未剃时 


       那年纷扬的桃花,已不知遗落在哪堵墙院之下,老了青砖,湿了黛瓦,时光如流,动荡不安的世事,已化作流水淡烟,风月情仇的昨天也只是惊鸿刹那,只有横卧在时光里的那个人,迟迟未曾踱步,也不曾在记忆深处离开。 


       记忆中的人儿一如画面中的恬淡安然,蓝启仁摸着胡须点头“倒有几分清净端雅的样子,竟也看着良善。”金光瑶微微一笑,正欲开口却被聂明玦一嗓子吼过来“又要舌灿莲花?”金光瑶预料般扯扯嘴角,自嘲却不屑,眸色暗沉“谁心底还不曾有个良善的人?”的确,每个人最开始都是良善的自己,只因入世久了,经历了太多,承受了太多,才变得不难么慈悲。有些人的一生,只需转过几个岔路口,还有人护在左右,生怕伤了碰了,他便一如以往澄澈。可有些人却要百转千回,摸爬滚打,独自舔伤会要被人冷眼嗤笑一句自讨苦吃。


     蓝湛垂于身侧的手不安地卷曲,洁白板正的校服被他攥出了枯树皮似的褶子还不肯撒手。画面中传来魏无羡惊讶却隐隐开心的声音“诶呀呀,你在我这可猎不到什么东西。”于万千人中的寂寞才是真的寂寞,世人惧他畏他,恨不得退避三舍,魏无羡已记不清有多久没感受到这样温暖的人的气息,蓝忘机红着眼眶,定定地看着树上修葺的魏无羡,白兔一般毫不设防。眉间一簇,脑子里却像是走马灯一般回放着那一夜沁凉的夜色,曲转的黛瓦白廊,高耸的马尾和盘桓在心尖的笑颜,轻佻却明朗地叫嚷“天子笑,分你一坛,当做没看见我行不行?”,回放着那一片漆黑的谭底,那里衣好闻清雅的莲香,那软侬嚅糯的鼻音“就知道你不会说,唱歌行不行”,回放着那邪气肆虐的双眸中难得的欢愉,那悄悄打量却小伎俩得逞一般魇足的眼神,那精准无比正中怀中的娇花,那不甚在意的闲谈“蓝湛,你抹额借我用下呗”。他看着他,这一刻,他才发觉,所有的相逢,所有的回忆,都那么不值一提,他不是自己的,甚至凭得生了无奈与悲哀,就像是一张洁净的白纸被泼染了墨迹,尽管美丽生动,却带着遗憾,带着寂寞,甚至沉浸回首之时会一次次被这些往事呛伤。情感像是决堤的洪流,一泻千里,再难控制,他飞身掠过去,压住了魏无羡的手腕,不满意似的扳起了他的下巴,攻城掠地,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抚慰那颗被疏离和克制打磨得贫瘠的心。


    “忘机?”蓝启仁怔怔地开口,胡须惊得一直。蓝景仪偷偷抬眼,不甘心地打量着依旧面托寒霜却耳垂粉红的蓝湛,藏色散人朱唇微张,眨了眨眼睛,不可置信地凑了凑脑袋。蓝夫人揽着儿子宽厚肩膀的手不觉顿了顿,撇着嘴笑看着丈夫。青蘅君无奈地扶额摇头,含笑轻叹了一口气“忘机,你可要给无羡好好道歉。”边说边好笑地打量着木然的儿子。金子轩已经瞪圆了一双凤目,江澄错愕地转头,冷哼一声。


    画面上的人 感觉到身下人的顺从,蓝忘机的眸色沉了几分,不满地加重着侵略的力度,只是画面中传来的心声悠悠响起,这是哪家仙子,若是我摘了眼罩,怕不是拂了姑娘面子,倒教她日后不好做事。“果然是个细腻温柔的人物。”晓星辰赞赏着开口,却还是无奈地笑笑。聪颖天资,细腻温柔竟成了一种不可饶恕的错误,明明是这仙门百家为一己私利而奋起打压不可掌控的异军突起,却将过错强加给那些为了生活,为了不向命运妥协的天才身上,一个不可掌控而身份底下的天才会带给这个堪堪平衡的世界毁灭的冲击,他们的错误是不应该抛头露面,不该让微小星子的光芒遮掩了太阳的光辉,他们只能像小草一样躲在阴暗潮湿的墙角,做着别人的踩脚台,难道这样,世家少爷们的光彩就能夺目照人?


     蓝忘机凶猛的进攻渐渐平缓,留恋不舍地放过纠缠的唇舌,看着魏无羡通红晶亮的嘴唇,手下一僵,不由得呆了呆,触电一般松开了桎梏他的手,甩头按着太阳穴。收将凤纸写相思,岂料人间总不知。尽日伤心人不见,莫愁还有自愁时。他提步离去,却还是恋恋回首,春草如丝,落英缤纷,魏无羡还脱力地靠着树干无措地仰卧。其实,这世间一切情缘皆有定数,任何悲伤都是喜悦,任何失去都是得到,过去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我们无需为了注定的悲剧选择感伤,也不能为了将来的圆满停止修行。蓝湛看着画面上纠结而气恼的自己微微勾起了嘴角,所幸,他从未放弃过在佛前修行磨砺。


     这世上,有一种最美也最毒的花,叫情花,它是毒,尝过之后会顺着血液流淌钻入骨髓,让中毒的人此生再也无法忘记。


    江枫眠欣慰地笑了笑,点点头,像是放下了一桩了愿,事已至此,创伤已留,于事无补,只能默默祝愿那个孩子各自珍重,天涯路远,不去相扰,由他守着剩下的流年,岁月静好,现世安稳,他幸福,己无忧,如此便好。脆弱而不敢面对的人会视所有的悲剧为错误,生命里许多没有完美结局的相逢都是错误,懦弱之人会为了一段错误悔不当初咬牙切齿,勇敢之人则为自己的付出无怨无悔,我们无法评定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只能说,这是人性的脆弱,共有的脆弱,唯有略略几人能从这脆弱的囚笼里自救。


     

评论

热度(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