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落

乙卯巽:

“梅寒雪,我请你吃东西,你怎么就拿了一路啊。”

“你喜欢的,留给你。”


風回り:

我拜故人半为鬼,唯今醉里可相欢。

大概是一个0.5的10+薛萌萌自斟自饮怀念故人ಥ_ಥ ​​​

台风君:

【天官赐福】黑夜之中爆发出一阵亮如白昼的光芒。那光是灯,如千万游鱼过江海,照亮了漆黑的人间。——《天官赐福》

落魁:

二哥哥第三幅生日贺图终于赶完啦~发出来提前祝二哥哥生日快乐!🎂🎂🎂

这幅也是画得超纠结的,单是背景就设想了十几种样式😂不知道有没有表现出二哥哥仙气凛然的样子,希望二哥哥能满意哦~😘😘

以前画的二哥哥也打包放个合集吧。

北鹿的巢:

我一腔热情奔向你一样,我走在路上,而路的尽头始终有你

(新买的笔刷,不小心用过分了,犹豫了半天还是发出来吧,毕竟我这存着没发的画太多了_(:3」∠❀)_)

画中仙

听闻公子缡笙:

春.
明月夜.
闲绘一幅纸上江南.望青梅酒春意阑珊.滴滴墨落.沾衣未觉.
画中桥头.立一人.风流潇洒.执扇观江山.望其恰如其愿.可一骑绝尘.踏杀场观棋烽火连城.
而非如洛某一般.只可于此饮清茶.赏梨花.唱蒹葭.
轻着中衣.墨发散落.闭眸一息方会周公.
忽觉不妥.闻细小窸窸窣窣之声.抬眸间决意人影.
遂愕然.不速之客着一袭素衣.执一扇.挂一笛.好似与翩然桥亭之上.
熟悉之极.原乃画中仙.

时过经年.此事细细道来.古画原只存一人.洛某闲来无事二三添了笔.这才招得画中仙.
夏蝉鸣鸣.炎热烦躁.幸得有画中仙名唤萧一白者做伴.
不饶人.洛某早已察觉.鬓边华发丝丝.
岁月在其身状似无痕.数年来依旧.不曾改变.叹一声.却又无可奈何.凤眸明澈平添一缕情丝.摘来红豆.却亦难解蚀骨相思.这龌龊一事不知如何提及.

一拖再拖.洛某早已薄暮.而一白依旧面容不改.一白发苍苍妄图道情当真是荒唐不已.便咽了心.吞了情.
秋风扫落叶.洛某一如那枯叶.奄奄一息只待这秋风所曳.只是……可惜了故人.
一白依旧每日必来.携着那早已熟悉的墨香.混着那萧萧黄叶的音色.为洛某抹上一分凄凉.
睁开浊眸.妄图记下他的音容笑貌.即是洛某先逝.亦无妨.奈何桥畔待君归.
不知何时.眼前幕幕闪过.最终.便是最初那一眼.
只一眼.便没了此生.
君位列仙班.无妨.奈何桥上等千年.

晓风含雪.拂面微冷.天地银装.一抹梅红点点.不知何人.踏着青缎粉底小朝靴.跨过红梅.跨过枯叶.跨过夏蝉.跨过青梅.跟着二者走去.走向那黄泉桥畔.
片刻.忽的回眸.望向那府邸.
他的记忆模糊.不知自己姓甚名谁.但他记得.他要等一个永远等不得的素衣男子.那男子眉眼如画.恰似画中仙……
同时.府邸内传来喊声.
“走水啦!走水啦!老爷生前最喜欢的那副画走水啦!”
恍惚间.一抹身影不期而至.
“缡笙.我来陪你了……”

妩酥:

  • 你知我无力将结局改写

  •  偏赏我一纸桃夭艳曳

  •  我梦中万里风花雪月

  •   你最决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