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落

罗铮:

得闲看了古装耽美的片段,可惜妖不能“忧伤以终老”。
这么想一想人还是幸运的,至少可以死,寻个解脱。
一直对古装剧的情感有着莫名的好感,大约是古人老死不相见临别时也能风度翩翩的(虽然大多是假象。)
红衣可真是美。若有一日添置汉服,就“化鹤归”吧。
妩媚的,动人的。
红衣白袍,情尽可弃。

高中之前自己可配得上“文静清秀”,之后便往反方向走。
已经许久不着素净衣裳了。偶尔披一披觉得这镜中人不是自己。
这尘世哪里可抛得。不入这凡尘,也是红尘人,终归要入。
近墨者黑。万般不愿也终归是黑了。
清醒至死,不愿回头。
都说负心汉啊负心汉,其实也多的是薄情女。
以我看来,都好不到哪里去。

无人可爱,亦无人可恨,所以才致力将所有连根拔起。但我明了,爱恨终归是一场云烟罢了。

红再不济,也是红。

既然梦秋建议过了,那铮铮也该定个期限。
三年。三年过后再看,也许用不到这么久。
一切皆是虚妄啊,连同我。

热爱生活的冰与火

蓝莲

图文/蓝莲

在遇到那个和我共同生活的人之前,我是一棵闭塞、冷峻而严肃的树,别人看到我和其他树一样年年开花、发芽、抽叶、凋零,却看不到我在冰冷中汩汩流淌的生机勃勃的血液。

 

那时候的我之所以不愿或不敢肆意张开双臂拥抱这个世界的其他人,是因为对未知的恐惧与自我保护。而受伤、重整、新生谁又能逃得过?无所谓青春混乱,那只是一个过程。

 

而当我与一个人开始一段共同生活时,我才发现自己把热爱都藏在了心里,因为他,发掘出了我对生活热爱的表现。爱情的作用就是越赞美,你越想与他精彩地过下去,用更多的热爱对抗时间的消磨。

 

我的冷峻与严肃如冰,他的不羁与谈笑如火,我们并没有冰火不容,反而是我为他而融化,他为我而温暖。我们之间,坦诚相待,彼此调和。尽管生活并不算轻松,但仍觉得值得如此一过。

 

热爱决定着一个人愿意为这个世界贡献多少美好。精力旺盛的人如同一株翠绿蓬勃的植物,一边对抗现实生活的重压,一边努力开出自己最灿烂的样子,让这个世界变得美好一点。

 

无论你生活在哪里、无论你生活在西方还是中国,人们面对的生活其实并无太多不同,衣食住行、茶米油盐、音乐文艺、旅行休憩、爱情婚姻、生存成长,这些繁琐的东西耗费着我们生命中的大部分精力,这是活着的内容,无论你是否喜欢、无论你喜欢哪些部分多一点、哪些部分少一点。

 

现在网上似乎很流行正能量的励志性文章和故事,读得越多,越觉得自己生活在一个需要用阿Q精神维持自尊的国度,关于理想梦想等词汇也似乎被提及过多。

 

其实,当你的内心对自己的当下有足够的控制力,当你的才能对外界的生活有足够的应对力,你根本无需这些多余的虚华的东西来给你鼓励。写字、画画、摄影或做音乐,这些关乎兴趣的事情也只是你生活的一部分,你喜爱它们,并且用自己的方式努力做下去,就已是足够的幸运,好比你在心里戴上一件喜爱的配饰,别人看不看的见,它都会在你的笑容里闪闪发亮。

 

同理,生活的负面与艰辛本就是生活的一部分,活着就是一边忍受一边享受,愿意怎样分配,只是你面对生活的方式而已。可以为寂寞庆祝,也可以为陪伴狂欢,你只需确认:此刻、当下,你活得最自己,无论你颓废至死还是爱到极致。

 

愿你还有足够的热情把自己献给生活、献给时光、献给爱人,让一切刚好成为你喜欢的模样,让一切纯粹简单到如此而已。

打赏蓝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