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落

那就离别吧

走在世界尽头:

驱壳像行尸走肉,灵魂却猛禽野兽


你踏平了我即将建起的高楼,也掩埋了我早已幽暗的深沟


费劲心机将我占为己有


却不问以后


此刻,只有我还原地停留,不知该往哪走


或许已经无法回头


毕竟有了爱恨,也有了情仇


覆水终将难收


我挥不动衣袖,更带不走云彩


只能将心脏廉价出卖


然后在黑白交界处暂时徘徊


Don't ask me why


此刻


七分欢喜,一分冷意


剩下两分,除了念你 还有恨你

罗铮:

得闲看了古装耽美的片段,可惜妖不能“忧伤以终老”。
这么想一想人还是幸运的,至少可以死,寻个解脱。
一直对古装剧的情感有着莫名的好感,大约是古人老死不相见临别时也能风度翩翩的(虽然大多是假象。)
红衣可真是美。若有一日添置汉服,就“化鹤归”吧。
妩媚的,动人的。
红衣白袍,情尽可弃。

高中之前自己可配得上“文静清秀”,之后便往反方向走。
已经许久不着素净衣裳了。偶尔披一披觉得这镜中人不是自己。
这尘世哪里可抛得。不入这凡尘,也是红尘人,终归要入。
近墨者黑。万般不愿也终归是黑了。
清醒至死,不愿回头。
都说负心汉啊负心汉,其实也多的是薄情女。
以我看来,都好不到哪里去。

无人可爱,亦无人可恨,所以才致力将所有连根拔起。但我明了,爱恨终归是一场云烟罢了。

红再不济,也是红。

既然梦秋建议过了,那铮铮也该定个期限。
三年。三年过后再看,也许用不到这么久。
一切皆是虚妄啊,连同我。

蓝在初:

许多年前,我并不懂得为何那么多人痴迷你,怀念你。直到有一天我看懂了你的眼睛。我看过你所有的电影,细看你所有不经意的转身,所有讲着故事的眼神。所有你本色出演的模样,才懂得了你眼睛里的诗,懂得了你离去的决绝。你是我见过最美的男人,对,美!

Conker:

sweetest:

「新单」

喜欢德永英明的歌,温情治愈。他是日本歌坛的常青树,有“日本情歌王子”之称。


歌词:

寒い夜だから 明日を待ちわびて
因为是寒冷的夜 所以我急切地等待着明天
どんな言葉でもいいよ 誰か伝えて
怎样的话语都好 该向谁诉说

今日 出会ったよ なつかしい私と
今天 眷念着的我与你相遇

遠い思い出と近い現実
遥远的想念 身边的现实
ずっとこのまま 時計の針(はり)さえも
一如从前 时钟的指针也是如此
違う場所を指(さ)す そんな二人に
一直指向错误的地方 我们两人也是
もし なって かすんだ夢追って
如果 选择去追寻朦朦胧胧的梦想
近頃(ちかごろ) 自分が戻(もど)ったとしても…
即使现在 自己已经回来
I miss you, I miss you, I miss you
我想你

寒い夜だけは あなたを待ちわびて
只有在寒冷的夜 才会焦急地等待着你
どんな言葉でも きっと構(かま)わないから
不管你说怎样的话 都没有关系
声が聞きたくて 想い歌に託(たく)すよ
想寄托于挂念的歌 希望听听你的声音
街よ! 伝えて欲しい 変わらぬ想いを
想在大街上 对你传达我不变的想念

もう 何処にも いる場所さえなくて
不论你身在何处 哪怕居无定所
都会(とかい)の合鍵(あいかぎ)は 今は置(お)きざりで
即使都市中那扇门的另一把钥匙 已被你遗弃
もし とても傷ついた羽(はね) 癒(いや)す
如果 你需要治愈受伤的羽翼
役目(やくめ)を あなたが今でも
那请把这个任务
持(も)ってくれたなら…
交给我
I miss you, I miss you
我想你
寒い夜だから 明日を待ちわびて
因为是寒冷的夜 所以我急切地等待着明天
どんな言葉でもいいよ 誰か伝えて
怎样的话语都好 该向谁诉说
“きっと君のこと 大切に感じる”
“一直以来 都觉得你很重要”
同じ想いを描く 私を信じて
我确信 我们都在描绘着同样的想念

寒い夜だけは あなたを待ちわびて
只有在寒冷的夜 才会焦急地等待着你
どんな言葉でも きっと構(かま)わないから
不管你说怎样的话 都没有关系
声が聞きたくて 想い歌に託(たく)すよ
想寄托于挂念的歌 希望听听你的声音
街よ! 伝えて欲しい 変わらぬ想いを
想在大街上 对你传达我不变的想念
寒い夜だから 明日を待ちわびて
因为是寒冷的夜 所以我急切地等待着明天
どんな言葉でもいいよ 誰か伝えて
怎样的话语都好 该向谁诉说
“きっと君のこと 大切に感じる”
“一直以来 都觉得你很重要”
同じ想いを描く 私を信じて
我确信 我们都在描绘着同样的想念


写出这些句子的人,我十辈子都追不上了

阅读文字:

目的虽有,却无路可循;我们称之为路的,无非是踌躇。——卡夫卡 《误入世界》


人在无端微笑时,不是百无聊赖,就是痛苦难当。——王小波《革命时期的爱情》


傍晚,街上车水马龙,一大群嗜血的蚊子从沼泽中飞起,带着一股柔柔的人粪气味,温热而伤感,扰得人从灵魂深处泛起对死亡的坚信。——杨玲译《霍乱时期的爱情》


我们有很多的声音而没有真理,我们来自一个良心却各自藏起。——穆旦《隐现》


死了,就像水消失在水中。——博尔赫斯


我一个人坐在角落里,但这里也有光芒。 是正午的磅礴大气在照亮我,一万种不适在我体内赛跑,应挺立着身子,更端庄。 甚至能摸到他的良心……他是宽厚,他是河流, 他是最标准的好,是不敢承认的渴望。 我曾经以为一切都是不值得的,但他是正午的神像,张开手掌收留了悲哀的生命。——马雁


我失去了一只臂膀 ,就睁开了一只眼睛。——顾城八岁诗作《杨树》


如果有人不相信数学是简单的,那是因为他们没有意识到人生有多复杂。——冯・诺伊曼


寂静的墙和寂静的我之间,野花膨胀着花蕾,不尽的路途在不尽的墙间延展,有很多事要慢慢对它谈,随手记下谓之写作。 ——史铁生《墙下短记》


忠厚老实人的恶毒,像饭里的砂砾或者出骨鱼片里未净的刺,会给人一种不期待的伤痛。——钱钟书《围城》


一个人最初和父亲相像之日,也就是他开始衰老之时。——加西亚•马尔克斯《霍乱时期的爱情》


每逢你想要批评任何人的时候,要记住,这个世界上并非所有的人,都有你拥有的那些优越条件。——菲茨杰拉德《了不起的盖茨比》


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和你的心上人,一起走在街上。——海子《夏天的太阳》


诚觉世事尽可原谅,但不知去原谅谁。——木心


我八千健儿已经牺牲殆尽,敌攻势未衰,前途难卜。若阵地存在,我当生还晋见钧座。如阵地失守,我就死在疆场,身膏野革。他日抗战胜利,你作为抗日名将,乘舰过吴淞口时,如有波涛如山,那就是我来见你了。——郭汝瑰


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身如琉璃,内外明澈,净无瑕秽。 ——《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


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却囿于昼夜、厨房与爱。——姬赓《万能青年旅店》


人类一般看不到的内脏的色彩,通过这大手术而展现于天空,得以表面化。最细微的温柔和殷勤与世界苦相结合,最终,苦恼变成了刹那间的快慰。人们在白天死抱着的无数小理论,被卷入天空的巨大情感爆发和灿烂的情感释放之中。人们看透了一切体系的无效。——三岛由纪夫《晓寺》


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梅花便落满了南山。——张枣《镜中》


那时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北岛《波兰来客》


大部分的人在二十岁或三十岁可能就死了:一过这个年龄,他们只变成了自己的影子,以后的生命不过是用来模仿自己,把以前真正有人味儿的时代所说的,所做的,所想的,所喜欢的,一天天的重复,而且重复的方式越来越机械,越来越脱腔走板。——罗曼罗兰


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也;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庄子·秋水》


明月直入,无心可猜。——李白《独漉篇》


于浩歌狂热之际中寒;于天上看见深渊。于一切眼中看见无所有;于无所希望中得救。——鲁迅


死亡不是失去生命,而是走出时间。——余华《在细雨中呼喊》


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守望,至死方休。我将不娶妻、不封地、不生子。我将不戴宝冠,不争荣宠。我将尽忠职守,生死於斯。我是黑暗中的利剑,长城上的守卫。我是抵御寒冷的烈焰,破晓时分的光线,唤醒眠者的号角,守护王国的坚盾。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守夜人,今夜如此,夜夜皆然。——《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守夜人誓词


碑是那么小,与其说是为了纪念,更像是为了忘却。——刘慈欣《三体》


去热带死的好处是,阳光亮得像白布,布飘在风里像太阳正在蜕皮,搭在肩上、缠在腰里、抓陌生人的头发并惊叹于猴子很瘦,猴子死在热带从树上掉进水里,被抬走的人很轻很轻的骨头里都是洞,洞里很亮很亮全然没有影子。——倪湛舸


我交朋友不在乎他有钱没钱,反正都不如我有钱。——王思聪


奇变偶不变,符号看象限。——数学老师






文/衷曲无闻_(简书签约作者)
原文链接:http://www.jianshu.com/p/b1aa9a3769d3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标注“简书签约作者”。



海里有风:

2016/2/1
我们把生活的不堪和负担揉进了不常喝的酒里/
喝得酣畅淋漓 倒下一睡不起 / 以为生活可以越过越明朗 哪想 是我们自己把自己困在了酒里/看清了只是不愿醒来的梦 醒来才知美好的向来是自己的夙愿

芳草碧连天

阅读文字

        几百天前,我们曾形影不离,也曾笃信友谊可以永远。生活爱开玩笑,人一认真,便容易犯错,我们都太自我,无声无息撒手人群中,再无相逢,就像两条相交的直线,交集过后便是没有尽头的背离。

        后来,当四目再相对时,闪闪躲躲的眼神,分明几分无奈与惋惜,是啊,我们都怀念过去,可是我们都回不去了,任时间磨平那时锐利的棱角,孤傲与任性已不再,回不去就是回不去,无法逃避地,这一瞬,注定依旧擦肩而过。

        渐渐地,习惯了知交半零落,怀旧空呆望的怅然若失。

        渐渐地,习惯了思念止于唇齿,而掩于岁月。

        于是,将你深深埋藏,连同那些被快被遗忘的快乐,深深藏到岁月的烟尘企及不到的地方。

        老话常说,能失去的,就说明你从未真正拥有过。真是这样吗?而我却那么希望一切还能从头啊!

        那一刹愕愕然,至少我慢慢地懂了,造化弄人,那些我们错过的失去的,本应是年华里美好的。

        但愿某年某月某日,我提着老酒,而你还是老友,再将笙歌入夜,尽欢人生。

        岁月如歌,悠悠地唱着,去年今日,那寸阳光,那方朗空,那条路上的我和你··· ···

注:本文为投稿文章

作者:忘忧草

荒草之爱

蓝莲

文/蓝莲

总有一天,你会停止逆流而上
当思想放弃耕耘,时间却依然生长
并非所有人,有足够的耐心
承受你舒缓优雅的意志力
柔软,也是对抗空无的一种方式
所要做的事,如同你必将行的路
到哪里扎根,都要先耐住荒凉

我的风格是到处停留,到处望
让注定看见我的人看见我
让注定选择我的人选择我
让认为值得等待的人与事与我一起,
抽出脉络,伸展萌芽
让离开我的人,
在我开花之前,凋落之后离开

无论你以何种方式与我共存
我们都有各自寻常的一张面孔
在万千人潮中明明灭灭
潮汐回响,荒草皆歌

但愿你拥有我的,
不仅仅是我的展示方式
但愿你失去我的,
不仅仅是河流尽头的重逢

我和你,在距离之中,意料之外
在时代好坏的缝隙之中,
在边缘人性的绝壁之上,
在荒草丛里,燃烧,爱